新农人VS老农人,他这么做赚翻了!

纪士中,64岁,铁岭县纪泰农机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纪明,36岁,纪士中的独子。

“其实我这个名头是虚的,真正挑头创办合作社,并把它发展壮大的,是我们家这小子。”纪士中笑着说。

这个位于辽宁省铁岭县蔡牛镇西贝河村的合作社,

总资产已达1900万元,

入股社员102人,

入股资金264.5万元。

当初,儿子是被父亲硬生生叫回来种地的。

从回来的那天起,

父子俩可没少吵架。

第一次较量:要温饱还是要创业

家里种地、做买卖都需要人。2000年,正在读书的纪明被父亲拉了回来。

打那起,父子俩一起早出晚归、走街串巷、收粮食做烘干。

2006年《农民专业合作社法》颁布,确立了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法人资格,农民有了“结社”的自由和权利。纪明从电视上看到隔壁的张庄创办农业合作社的消息,坐不住了,“人家能干,咱们为啥不能干?”

当他把想法告诉父亲时,却遭到当头一棒。“搞合作社得投多少钱,村民要是入股,经营不好,你拿啥还人家。”老纪说。

纪明没有放弃,第二天他摸起自行车就往张庄骑去,弄清了创办合作社的所有程序。

“办合作社至少要有5个人,我就把几个同学拉了进来,”然而同学们仍有顾虑,小纪就私下承诺:“挣了一起分,赔了一人担。”

一天中午,老纪提前回了家,一进家门就看到儿子和同学正在商讨合作社的事情,老纪立马火了,一把掀翻了桌子:“就凭你们几个臭小子还想挣大钱?”

纪明觉得,国家都有政策了,自己的路子是对的。“我们只好到同学家去开会,然而最大的困难还是资金问题。”

东拼西凑后,铁岭纪泰米业合作社正式成立了,这本来是个高兴的事,可老纪知道后,硬是半年没跟儿子说一句话。

第二次较量:用人力 VS 用机械

老纪还是心疼儿子的,“这小子整了500多亩地,不给他帮忙,不知道要忙到啥时候。”

老纪急坏了,他赶忙跑到镇里,准备找几十个人来帮儿子种地。等他联系好了人,回家一看,儿子这边的拖拉机、插秧机已经到了位。

老纪气不打一处来:“种了一辈子水稻,咱都是人工插秧,你买这些机器要花好多万,还要加油。你这找银行借的钱,担着大家伙的信任,万一还不上咋办?”

纪明不解释,只顾捣鼓机器。

过了两天,老纪到了水田地里一看,200亩水稻已经种完了,且间距均匀,深度合适,老纪心里有点佩服。“以前,为了种完家里的20亩责任田,我得4点钟起来,带点饭出门,一干就是两个多月啊。”

没过了几天,一台新机器又被送到了家里。

“这是免耕播种机,以后种玉米,再也不用先清理上一年的秸秆,然后耕地、再耙地施肥了,这台机器一下子就能完成。”纪明想说服父亲。

“啥,种地不用耕田?净瞎说,别被忽悠了。”老纪直摇头。一个觉得农机作业省心省力,一个觉得花了大钱穷折腾,谁也不妥协。

纪明看好机械化作业,捣鼓起了农机专业合作社。因为他观察到,东北农村每户农家都有几十亩土地,但是绝大多数还是靠人工劳作,而县农机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国家有优厚的农机补贴政策,鼓励农业机械化生产。

第三次较量:靠经验 VS 靠科技

整地、播种、收获,说起种玉米,老纪有的是经验。

可儿子并不理会老纪,埋头挖了一袋子土,直奔沈阳。

原来,纪明去了省农科院,请专家化验土壤样本,然后根据土壤类型、栽种作物来给土地“配餐”。纪明还从县种子公司高价购买了新型玉米种子。

“净搞些中看不中用的花样,多花这些钱,多可惜。”埋怨归埋怨,该干的活该帮的忙,老纪也没闲着。

没过多久,纪明又捣鼓起塑料薄膜、细水管来,带着工人一忙就是好几天。

转眼到了秋天,老纪家的水稻亩产达到了1200斤,玉米达到1500斤,除了各种机械设备的开支,过年入股的人还有几千元的分红。

老纪笑了:“俺们种水稻,好年景也不到1000斤,苞米也就能收800斤,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2007年,纪明成立了铁岭水稻全程机械化专业合作社,也是在这一年,又有50多名村民加入了合作社。合作社也扩大到了玉米、花生等作物的全程种植。

第四次较量:讲人情 VS 讲质量

纪明闲不住,想将粮食仓储做大,买来了日烘干玉米300吨的烘干机,成立了粮食回收加工服务部。

烘干机投入使用后,纪明却并不满意。他嫌买回来的烘干机效率有些低,完不成每天的任务。于是,纪明拿来图纸,自己查资料准备对机器进行改装。

在纪明和工人的努力下,3天后,烘干机改装好了,每天能处理玉米400多吨。

日子好起来了,父子俩的争吵还是没少。

2016年秋天,村民王大爷家要卖水稻,可纪明看后认为质量较差,不愿意收。王大爷找到老纪,想通融一下。

“都在一个村住着,你就给他收下,种田都不易。”老纪有些命令的口气。

“俺们现在跟人家大公司合作,人家看中的就是质量,这么做不是要砸招牌吗?”纪明也火了。

最终,老纪妥协了。如今,老纪的合作社与中粮集团签订了合作协议,帮助该集团收购玉米、水稻等粮食,同时还建立了标准化的储粮库,作为中粮集团的粮食储备基地。粮食种植、良种培育、机械化收割、优质粮存储。老纪的合作社已经在当地有了名气。合作社已发展到拥有玉米种植土地1.2万亩,水稻3000亩,2016年给社员分红46万多元。

“今年,我还打算盖一栋现代化的办公楼,买几台无人机进行病虫害防治,同时引进一些经济作物,让种植结构更加多样化。”纪明告诉记者。

老纪则把记者拉到一边,“没想到种了一辈子地,让这小子给收拾服了。”

新型农民正向我们走来

老纪小纪之争,说到底,是“谁来种地、如何种地”之争。

牛耕田,人割禾,弯腰弓背几千年,这是老纪的经验;

不用铲,不用蹚,科学种田省时间,这是小纪的实践。

显然,当前农业生产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老纪的一些经验已经落伍,现代农业的建设主体,还得是小纪这样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农民。

新农民“如何种地”的先进理念,靠的是学习培养。

一方面,可鼓励高等学校、职业院校开设相关课程,培养一批乡村有志青年;

另一方面,可探索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发挥企业培训主体的作用,根据市场需求,对现有农村能人因材施教、培训升级。

人才诚可贵,环境价更高。只有为新农民创造更好的务农环境,才有其施展抱负的空间。


用户举报

举报原因

举报成功

感谢您的举报,为健康绿色网络环境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