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人张和平:将有机农业进行到底

 

  导读:新农人张和平其实并不新,从1998年创办第一个有机农庄开始,他从事有机农业已经整整15年。尽管曾经有份参与的农庄历经渔农居到白马有机农场、再到四季分享的一系列嬗变,张和平追求有机生活的态度、坚持做有机农业的心矢志不变,堪称中国有机农业第一人。

  新农人张和平其实并不新,从1998年创办第一个有机农庄开始,他从事有机农业已经整整15年。尽管曾经有份参与的农庄历经渔农居到白马有机农场、再到四季分享的一系列嬗变,张和平追求有机生活的态度、坚持做有机农业的心矢志不变,堪称中国有机农业第一人。张和平已经将有机理念升华成为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精神需求,他不仅是多个有机农庄的创办者,还是国内目前最大的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深圳小组的负责人之一。 

张和平和他的有机农场

  四季分享:CSA模式创造有机新农业 

  张和平现在的农庄叫四季分享,在山清水秀的叶挺故里惠州市惠阳区秋长镇周田村拥有200亩地,按照季节的变化种植40几种不同的蔬菜品种,通过CSA( 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即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经营,供给深圳地区的500多个会员。CSA社区支持农业模式是近年来由学者发起、新农人积极实践的一种城乡互助模式。这种模式使农产品的消费者、生产者能够利益分享,风险共担。消费者预先支付农场的生产费用,生产者则按照消费者的需要来生产和提供农产品。在张和平这里,他的农庄的生产费用主要由100名庄主承担,也就是股东,庄主们出于对有机种植理念的认可和对生产经营者的信任,把生产和经营全权交给以张和平为首的团队。同时农庄也通过会员制的方式,向外吸纳普通会员,会员可以选择不同的套餐、年限,预先缴付相应的费用,享受每周由农庄提供配送的新鲜有机蔬菜。 

  张和平的四季分享农庄成立于2012年8月,至今并未做任何宣传和营销,但已经吸纳了500多个会员,这得益于农庄本身过硬的条件。为了寻找一片适合种植有机作物的土地,张和平辗转深圳惠州各地,最终找到了这片远离闹市的山清水秀之地。在镉大米等新闻出来之后,为了确保土地的质量问题,张和平还请来专业的第三方机构检测,经认定不受污染才放心使用。农庄坚持传统的有机种植方式,从全国各地严选优秀的蔬菜种子,严格排除转基因物种,种植过程坚决不用农药、不施化肥。为了提供合格的有机肥料,农场内自建了沼气池,只用作物秸秆、鸽子粪等做肥料,对于已大量使用抗生素养殖的家禽排泄物坚决不用。防虫害方面,除了采用大棚纱罩、防虫贴纸等物理方式之外,也引进生物菌剂等新型生物方式。农庄的种植的产品,能通过南京国环,欧盟,德米特等最严格的第三方有机机构认证,这在目前国内来说都是少有的。 

  四季分享不仅是一个有机农产品的提供者,更是倡导一种有机生活方式的实践者。张和平很强调理念的认同,要成为农庄的会员,需先到农庄来体验,通过充分的沟通,了解整个农庄的运作,双方取得充分的信任,才可接纳为会员。在张和平的带领之下,农庄汇集了一批一直以来跟随他矢志从事有机农业、热爱有机生活的人,这个团队当中,既有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有当地的村民,他们享受着这种新时代的农庄生活,在青山绿水间做一个默默耕耘的新农人。农庄对会员也是完全开放的,他们不仅仅每周享受从农庄输出的鲜美食材,闲暇时还可以亲自到农庄来体验作物采摘、品尝水果等乐趣,把这里当成一个大型的后花园。张和平还别出心裁地把蔬菜大棚为小朋友们开放,任他们自由在白色的大棚纱罩上进行涂鸦,开辟了一片别具特色的农业艺术领域。 

  叱咤商海 改革开放第一批弄潮者 

  现在的张和平看起来安然恬淡,像一位仙风道骨的山野农夫,然而,早年的他却曾经是一位叱咤商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佼佼者。出生东北吉林的他1985年从东北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毕业以后,被分配到机关单位工作,这在当时本来是人人仰望的香饽饽,但崇尚自由个性的张和平忍受不了机关工作的枯燥无味,1987年毅然下海到深圳闯荡。来到深圳以后,他凭借着专业的优势做起了电脑贸易,一单利润可达几十万。在那个进口电脑仍需许可证的年代里,仅1989年一年经贸部驻深圳特派员的许可证,他一个人就占了四分之一。张和平原先的想法很简单,只是为了攒够5万块钱去澳洲留学,但初尝下海甜头的他最终选择了继续留在国内拓展生意。 

  随着市场的膨胀,1992年之后电脑进口行业出现了乱象,走私等现象的泛滥迫使张和平放弃了经营下去的念头,开始转做工业自动控制机械设备的进口。凭借着当时还是东北工学院的母校里积攒下来的人脉关系,工控设备的市场一步步打开,逐渐代理起西门子、日立等大品牌的中国市场营销,一年可达几千万的盈利,公司资产光银行贷款就达2.4亿。然而当一切都风生水起的时候,受1996年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大环境影响,张和平公司的整个资金产业链一下子崩溃。就在史玉柱的巨人大厦崩塌的同时,张和平也结束了他的贸易帝国。不同于史玉柱的是,张和平没有继续选择在商海这条路重整河山,而是进入了人生的休整期,开始反思生活,寻找内心的归依。 

  回归自然 发现有机新天地 

  钓鱼成了张和平调整身心的一种方式,1996年整整一年,张和平将自己放逐到山水间,沉浸在钓鱼带来的安静祥和里。也就在这个过程里,张和平开始有了做深海养殖的想法。他自认自己是嘴刁的人,在深圳打拼多年之后,越来越怀念小时候在家乡吃过的原汁原味的食物味道。有一回从沈阳来深圳探望他的亲友本打算给他带些鹿茸之类的东北山珍,他却只要求带家里的西红柿和东北大米,惹得飞机上的人对这位提着蔬菜大米坐飞机的乘客纷纷侧目。正是这份对食物味道的坚持追寻,让他在钓鱼的过程中发现,真正的海鲜味道只能来自于深海养殖。不过后来经过风险评估,张和平发现渔民并不是那么好当,和钓鱼的潇洒自在相比,真正做渔业养殖要承担的风险太大了,最后这个想法只能搁置。 

   但张和平并没有就此止步,为了满足自己对味道的追求,他和朋友合资在深圳小梅沙酒店附近办起了渔农居,这是他参与创办的第一个农庄,但张和平说,当时其实还没有萌生做有机农业的想法。渔农居只是养养鱼、种种菜,以此满足自己的口味,同时供城里人周末来消遣游玩。为了办好渔农居,张和平到处搜索资料、考察农场。也就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原来现在的农民种菜已经离不开农药、化肥,他们在无形中渐渐养成了依赖现代农业种植手段的习惯,已经放弃了传统的有机种植方法。如此一来,这样种出来的蔬菜不仅失去了最天然的味道,更蕴藏着重大的安全隐患。这个严峻的现实让张和平感觉当头棒喝,他先知先觉地嗅到了现代农业种植中隐藏的食品安全危机,决心回归自然,找回传统的农业种植方式。 

   为了学习到更专业的农业知识,张和平不仅买来一大堆专业书籍潜心研究,还四处检索资料。当时互联网刚刚出现,他已经采用拨号上网搜索资料,但彼时的互联网并没有出现有机农业的相关信息,资料更是少得可怜。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张和平通过母校东北大学的熟人得知,大学图书馆里配有和国外高校共享信息的网络系统,他灵机一动,混入图书馆钻研,由此了解到在西方国家早已出现的有机农业相关信息。张和平豁然开朗,终于发现一片契合自己理念新天地,认定了有机农业是自己必走的未来之路。 

  曲折辗转 誓将有机进行到底 

  然而,这一路走来却并不轻松。从创办渔农居开始,张和平开始摸索有机农产品的种植和经营。1999年以后,渔农居农庄正式投入有机蔬菜的生产,并开始进入超市专柜销售,尽管当时合作的超市给予了张和平很多的照顾,但张和平慢慢发现,在当时,消费者对于有机蔬菜还并没有给予充分的认识和信任,超市专柜的销售在维持了一段时间之后,越来越达不到预期的效果。而在这个过程中,更大的问题出现。有机农业的理念不仅在消费者那里得不到认可,在渔农居的管理者内部,几个股东的意见也并不一致,随着销量的下跌和收益的减少,张和平与其他股东出现的分歧越来越多,从2003年开始,经营者内部开始出现矛盾,资金投入不到位等问题频频出现,最终,张和平不得不在2006年离开渔农居。 

   这时,张和平已经成为深圳惠州地区小有名气的有机农业专家,离开渔农居之后,辗转做了几家农场的顾问。2007年底张和平再次投身惠东的白马有机农场,先后又创立了尚品、阳光谷、尚品农庄、金果湾等有机蔬菜品牌。然而,由于张和平始终坚持的有机种植耗时长、投入大,而产品的产出又受气候等条件影响很大,无法保证商业化运作的销售链供给,同样的分歧再次在股东之间产生,张和平又成为那个独树一帜的孤独者,最终还是选择在2012年退出农场。 

   经过一段时间的反省和思考之后,张和平发现,有机农业的生产并不能单纯地进行商业化运作,过于追求利益的资本本性会令有机农业的生产渐渐远离初衷。真正要将有机农业进行到底,所有的股东需持有共同的理念和目标,即开办农场只是为了追求一种健康的有机生活,获得新鲜的健康食材,而不完全以盈利为目的,不能过于计较利润的回报。此时,CSA城乡互助模式在国内外刚刚兴起,张和平引进了CSA模式,开始创办四季分享农庄。四季分享打破原先由投资人合伙创办的概念,将核心的100个会员发展为股东,均分股份,杜绝出现大股东,经营和管理则全权交给张和平。股东投入的资金全部用于农场生产,每年拨出3%-5%的费用作为管理费支付给管理团队,如果有盈余则作为改善农场的资金继续投入使用,这样使得农场的风险和利益由消费者和生产者共同承担,保证了农场在可以保证质量的情况下可持续发展。 

   在谈到十五年来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雨,却为何依然坚持不懈做有机农业时,张和平说,其实是本性使然,在商业领域里的多年摸爬滚打,却只让他越来越发现自己不适应这种舍本逐末的商业模式,回归到传统的农业,回归到大自然,才能寻找到内心的宁静和价值的归依。在坚持做有机农业的过程中,后来又结识了一批学佛的会员,通过与他们的接触,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中潜移默化受到了影响。坚持做有机农业,既是一份事业,也是一种精神追求。

用户举报

举报原因

举报成功

感谢您的举报,为健康绿色网络环境做出贡献!